给好友的生贺,也发在lof算是除除草。

最近画的花雪,我是调色大魔王。感觉这对都成了极地冷cp完全没粮了(暴哭)

【金光】何似白首(温蝶)

何似白首
文/良人笼
CP/神蛊温皇×凤蝶
※意识流段子,注意避雷

-

他看向院里立在树下的那个人,雪花飘飘,沾了她一头一身。她的面庞被冷气刺得润白,浅浅唇瓣干裂了些,笑起来却依旧好看。
收起羽扇,他身形一换,便是白衣凛然,融尽苍雪。

凤蝶听见身后响动,回头,微微惊诧。
不是温皇,而是任飘渺。

任飘渺每一步都走的艰难,脚深陷雪泥,粘连在一起。
但他还是走到她身边。
他们的肩膀靠的这样近,近得还差一颗心跳的距离,好像并肩的两人早就走过了千秋万代,白云苍狗,一同站在时间的尽头,共听一场雪落。

任飘渺沉默,凤蝶亦无言。
两人站着,成了佛堂下孤立成行的石柱,似乎可以一直相伴到永恒,但凤蝶却觉得冷...

贱贱画的太水就不打tag了。

【金光】抱香而死(壹/镜月)

【一七九月】抱香而死
文/良人笼
cp/藏镜人×姚明月

※这篇文估计会拖很长时间,因为忙只能挤出时间来写,索性先发布。我只是写我心中的姚明月与藏镜人,ooc难免。

-壹

片刻鸿蒙,又逐渐恢复清晰。
她愣愣望着上方繁杂华美的床纬,满眼幽深的紫,浩浩荡荡地倾泻,漫出不存在的边界,她的神经断了线,于是她只能保持睁眼凝视的姿势,半晌也动弹不得。
她似乎忘记了很多事,却忽略不了这具身体所带来的陌生感。
不应该的,不对的。

她喃喃自语。随后用食指轻轻扣打额头,缓慢地阂上眼。却被门口的窸窣声吵得侧头去看,门开了,姚金池端着汤水稳步而入。
她看着姚金池,没有说话。不是姐妹间的故意抬杠,而是真真无话可说...

三俏很美,画画他。但心中最有人情味的是当初很稚嫩又拼命学习的二俏,改天画画他。

P1,2 凤蝶
P3 温皇试水 过两天就准备着手画温了。

入坑金光布袋戏,沉迷女角无法自拔。服饰细节我没认真参考,抱歉。一堆凤蝶相关。

清明节贺文——《七日蝉死》
文/良人笼
cp:卫练
范围:全年龄

【长篇】韩宫旧梦(贰)

文/良人笼

-贰

赤练自然是不得让太医诊断的,连想要拾掇的宫女也被她呵斥了去。
“你们万万不可说出去,对外人道这伤只是我雨后湿滑,不小心跌在地上,被尖锐石头划伤的。”她睨了一眼地上残余的血,挥手让她们离开。
“…….红莲殿下,这伤口还是让太医来诊治得好。”
“我会去找太医的,你们退下。”
“可是…….”宫女嗫嚅,还想再说什么。

赤练略一思索,忽然横眉一竖,双目好似发怒地瞪圆了,指着面前的宫女,斥责道:“本公主的话你也敢违抗?!信不信我把你丢进韩衣坊做个洗衣婢女?”

这真真切切是红莲公主的蛮横作风,如今演起来也是手到擒来。宫女终于被喝止下去,面对空无一人宫房,赤练终于松了口气。她用手抵着太阳穴,...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