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节贺文——《七日蝉死》
文/良人笼
cp:卫练
范围:全年龄

【长篇】韩宫旧梦(贰)

文/良人笼

-贰

赤练自然是不得让太医诊断的,连想要拾掇的宫女也被她呵斥了去。
“你们万万不可说出去,对外人道这伤只是我雨后湿滑,不小心跌在地上,被尖锐石头划伤的。”她睨了一眼地上残余的血,挥手让她们离开。
“…….红莲殿下,这伤口还是让太医来诊治得好。”
“我会去找太医的,你们退下。”
“可是…….”宫女嗫嚅,还想再说什么。

赤练略一思索,忽然横眉一竖,双目好似发怒地瞪圆了,指着面前的宫女,斥责道:“本公主的话你也敢违抗?!信不信我把你丢进韩衣坊做个洗衣婢女?”

这真真切切是红莲公主的蛮横作风,如今演起来也是手到擒来。宫女终于被喝止下去,面对空无一人宫房,赤练终于松了口气。她用手抵着太阳穴,...

前段时期的摸鱼,没什么大意义。估计会歇一段时间专注写文和搞设定。
写给自己看,lof是个安静的圣地。

【新年贺文】太平(卫庄×红莲)

【新年贺文】太平(卫庄×红莲)


文/良人笼

CP/卫庄×红莲

范围/R15/甜

 


又到了一年岁末,韩宫早开始准备会宴。

四处灯火融融,一派通明,触目之及皆是流光泛彩。宫人没有不忙碌的,低头匆匆而过的比比皆是,脚步也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这也恰巧是红莲公主最偷闲的时候,她找了借口遣下随身的两名侍女,自己一个人乐得片刻自由。她寻思去找自家兄长韩非,缠着让他陪她去看晚间的烟花,结果等她去他府邸找他时,却被告知司寇大人已被遣去另一处为一个棘手的案件做收尾。


“哼,明知道这几晚有我喜欢的烟火,还跑去处理什么破案子...

四格漫画的封面(大概)也算是圣诞节河图。我要好好学画画。

最近喜欢上了画红莲小公主。希望她一世平安喜乐。
《韩宫旧梦》第三章会抓紧写完✧✧

【长篇】韩宫旧梦(壹)

-壹

她是被一声声“红莲殿下”给闹醒的。


赤练心下颇不安逸,带着丝丝警觉与困惑,手渐渐摸至腰间,想念着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知晓自己从前的名字,指尖探去,却全然没了往日的冰凉,触及的只有层层柔软的纱织。

赤练暗暗吃惊,美目忽地睁开,翻身想扼住旁边出声的人儿,刚一使力,却发觉四肢软绵绵的,竟没了平日应有的气力,心下暗叫不好,带着胆颤她重探了自己的内息,心肝猛地一沉。


她的内功,全部消失地无隐无踪,只有几成不成气候的内力,未成形,似乎前不久才积攒起来的。自己难不成是入了仇人贼窝?被人抓住,还散尽了大半功力,连自己贴身的链蛇软剑也被搜了去。


赤练又觉察一丝不对劲,方才她探内息的时候,明...

【长篇】韩宫旧梦(序)

韩宫旧梦


文/良人笼


-序


大抵所有的沉沦都是这样,明了暗了,开了谢了,圆了缺了,聚了离了。没有一件值得痛哭流涕的事,亦每个瞬间眼泪都会倾斜而下。她沉浸在过往的泥淖中,她还活在外面,心却真真切切被冰封死了,她不愿醒来也不能醒来,这是梦一场,是镜中花,水中月,是一份望得见却咫尺天涯的苦苦痴恋。

她望罢星空,青丝倦在耳旁,沾上初晨露水,刺骨的凉。

大抵是韩梦寒梦了。

她只是觉着悲切,以至不得言语,如鲠在喉。


赤练触碰到放在身旁的琼玉,前些日子被派遣的任务便是它了,潜伏几日才堪堪得手,身子却新添几处伤口。她把玩手中这块只有她拇指大小的桃色玉石,莹...

除除草,第一次完整地上了个色。

【假面骑士Drive】宿醉(试读/心机组)

※本文为假面士Drive中 Medic×Brain 同人(试读篇)
※R18注意
※文/良人笼

  
-
 01. 
  这是一个关于醉酒的Roimuld的荒唐事。
  
  Medic为超进化而烦心不已,爱欲是什么?是爱情与欲望,两者结合缺一不可,于是她竭力将爱情推到Heart身上,对于欲望,束手无策。她开始想办法,并且一一尝试。起初,她根据这具身体固有的主人的思维思考,也许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示自己便是满足欲望。Medic为此专门去练习芭蕾舞,特地邀请Heart来观摩她的演出。
  
  就是这个了。
  她在上台之前信心满满地攥紧拳头。音乐,灯光,出场都恰到好处,排练无数次的动...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