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袋戏坑/BG爱好者/长期约稿私信/看置顶

【霹雳】莫恨海棠花(御蓝/第二章)

莫恨海棠花

文/籠汩人疚


二·


君海棠给孩子取名,她不太擅长这个,她想起她以往的侍女,名字都阴柔。

冰看似坚硬,实则脆弱,雪美极,却易散。


“你得坚强些,比她们都坚强些。”君海棠道。她血沾得太多啦,无辜的人,仇家,还有她的侍女。她疯起来,女人疯起来,都是失智的,再给她一把武器,那就十分危险了。她就杀人,无差别地杀人。

她现在不想杀人。她想把这孩子放在身边,好好长大。


她想了小半日,给他取名封夷。封夷是个好孩子,虽然君海棠对好的界定不是很清楚,但他听话少言,不惹麻烦,于是君海棠觉得他好。封夷问,这名字有什么意义吗?君海棠笑道,没有,我瞎取的。...


看jo摸的鱼,有参考tv截图。

【霹雳】莫恨海棠花(御蓝/第一章)

莫恨海棠花


文/籠汩人疚

CP/御清绝×君海棠(原创×君海棠)

我流君海棠,我流御清绝,有原创人物,ooc严重,雷别看。


一个男人若是以为自己了解女人,他无论受什么罪都是应该的。

——《小李飞刀》


很多很多年后,君海棠在一株海棠树下醒来。

旁边立着一块碑,应该是她的碑,风雨总无情,上面的刻字全模糊了。海棠树就长在坟上,坟已经被移平了。她单手掐了个决,将海棠树隐起来,后便离开此地。


很多年后,人世间开天六王的名号已是寻不到几分痕迹,人的记性总是很差,常常忘记下一刻要做的事,却能记一个人从少年记到白首,有情人总是约好,...

“你的心上,刻上君海棠三个字了吗?”

我不敢再碰你,每一下都是锥心刺骨。

最近的水彩和摸鱼。

【金光】九慈(我×姚明月/镜月)

九慈

文/良人笼

CP/我×姚明月(但实际上是罗碧×姚明月)

世界线紊乱,雷别看。


-

早晨我问女暴君,今夜回不回美人阁,她思量一会儿,扭过头回了句应该不会。说罢便提着她的女刑匆匆走了。


琉云说最近苗疆事忙,女暴君被安排了任务,最近都会留宿王宫或是外出围剿敌人。


我没说话,只是看着她留在妆奁台上未来得及收回去的唇脂,刚差点被她不注意打翻在地。我过去帮她收好,抽屉里只有这么一盒,是很温柔的妃色,与她平时紫得潋滟的眼妆相比,倒显得寡淡。我之前问她,只有这么一盒吗。她在描眉时斜我一眼,说是,用完再换。我看着唇脂中心凹下的一大块...

前三都是艳文(有一个藏)然后是小无心和雷藏。

水彩,脱胶了,变得很黏,怎么办。

© 籠汩人疚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