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金光】抱香而死(壹/镜月)

【一七九月】抱香而死
文/良人笼
cp/藏镜人×姚明月

※这篇文估计会拖很长时间,因为忙只能挤出时间来写,索性先发布。我只是写我心中的姚明月与藏镜人,ooc难免。


-壹

片刻鸿蒙,又逐渐恢复清晰。
她愣愣望着上方繁杂华美的床纬,满眼幽深的紫,浩浩荡荡地倾泻,漫出不存在的边界,她的神经断了线,于是她只能保持睁眼凝视的姿势,半晌也动弹不得。
她似乎忘记了很多事,却忽略不了这具身体所带来的陌生感。
不应该的,不对的。

她喃喃自语。随后用食指轻轻扣打额头,缓慢地阂上眼。却被门口的窸窣声吵得侧头去看,门开了,姚金池端着汤水稳步而入。
她看着姚金池,没有说话。不是姐妹间的故意抬杠,而是真真无话可说。

对陌生人,最好就是等对方先开口。

「姐姐,喝药了。」
语气温温柔柔,但平淡下隐着几分唯诺与惊惧。她听得出来,却不明白姚金池为何畏惧。

「放着吧。」
她懒懒开口,然后翻身背对姚金池。姚金池只当她只是寻常的不理人,心里自知自己一向不讨这个姐姐的喜欢,便默默将汤药放在桌上,躬身退去。

她听着门吱呀合上的声响,才惫懒地起身,却被手臂的痛感牵扯住。上臂的伤口被包扎得仔细,她探探内息,内伤基本好了大半,脉象也颇为平稳。
下了床榻,她环视一周,目光锁在铜制镜面上。

七分媚骨,两分狠辣,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。她瞧见了镜中人眉眼间笼络的淡淡迷雾,这使她昔日澄明的眼神被搅得混沌。她看不出自己真正是个怎样的人。

也许是心狠手辣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冷酷女人。
猜测至此,她竟然低头嗤嗤笑起来。
看这番模样,我一定猜得很准。

移步到桌前,端起药水一饮而尽,放下时手背触及一个小瓷瓶。她拿起来,闻着一股甜腻的糖味。倒向手心,落下几颗圆滚滚的糖粒。

看来有人当她是几岁的稚子顽童,给了苦药,须再给一粒甜枣。

再度感到好笑,手却一反常态捏起一颗含进嘴里。原本感染苦味的舌尖触及糖衣,便被融化的甜味入侵,层层叠叠包裹其中。药倒也不显得苦了。

她走出房间,漫无目的地晃悠,走着走着,就踱到了后花园。日头正好,花一簇一簇开得美好十分,她吸一口气,便是馥郁芬芳。身旁正有一丛牡丹甚为娇艳,她染了豆蔻的指尖刚到触及牡丹的枝梗,想折一朵来把玩,却又瞬时改变了主意,撤回手。

这花开得太热烈,她竟然不忍心生生断了它的命格。
罢了。

“姐姐?你怎会……你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,若等下风刮得大了,病体很容易受寒。”
姚金池刚整理完花肥,老远就见着自己的姐姐慢悠悠走来,迟疑半晌,还是走近她开口劝慰。

难得的静谧被打扰,她心头略过一丝不快,口头却放松得紧:“我没事,老在房里闷着反而会闷出病。”
姚金池微张嘴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但嗫嚅半天化为一声叹息,“我陪姐姐四处走走吧。”说罢,姚金池上前轻轻挽住她的手臂。她有一瞬的挣扎,抽动一下,便由着她去了。

两人慢慢踱至一方小亭,亭内悬挂一所秋千,四下无人,秋千随风微微晃荡,铁索又牵着精致的铃铛,如果有人坐上,便会荡漾出一波又一波水纹般的铃声。
这大概是提供给女眷休闲玩耍的处所。

她凝望秋千,莫名觉得一丝悸动。
姚金池:“姐姐许久不曾坐过这所秋千了。”
“许久是有多久?”
姚金池思考半晌,“约摸二十年了。”
“哈。”她轻笑一声。

“金池娘娘,王爷找您许久了。”宫女传信。
她观此番景况,顺势抽出手臂背过身,“你去吧。”
姚金池黯然,“那金池就不陪姐姐了。”委身随宫女离开。

她登上亭子,将岁月留在秋千上的刻痕一一抚过,不知该做何感想。索性手指一弹座上灰尘,拂袖落座。单足点地,借力一蹬,便晃晃悠悠荡起来。
此刻,枝头花尽落,纷纷扰扰,空余银铃声如新雨叮叮,泉水乍迸。
她难得惬意地半阖美目,头壳稍稍后仰,露出玉颈,雪白一片。
她在回忆吗?但她什么也记不起,惟有这份感觉使她怀念。

背后有脚步声逼近,步伐沉稳有力,她只需留心听,就知道绝不是她那个走路轻飘飘的妹妹。在来人衣饰金属的碰撞中,叮铃一响,与脚步声一齐戛然而止。
她于是转过头,斜眼看辨来者何人。

一眼万年,她好似被扔进久远恒古的时光洪流,神识不清了。只剩眼前绚烂一片,萧瑟一片,清明一片,混浊一片。
她停了秋千,久久不能言语。

来人眉头紧蹙,赤瞳下竟也流露出复杂的光彩。

姚明月看不懂,无论是从前,现在,还是不知有无的未来,她都不懂。
一如藏镜人看不懂她的。


“贱人,没想到你还苟且活在这世上,当真是上天无眼,收拾不了你这盆肮脏的祸水。”
阔别多年,昔日夫妻再相见,仍化不了干戈。藏镜人怒目,他是真正生气了吗?

眼前人依旧妖娆非常,不料她却挥起长袖半遮脸,拎起一把细嗓道:
“奴家不知何处得罪了贵客,招来这般无故骂名。”

“姚明月,你别给我装……”
“时候不早,奴家还有去处,不便招待贵客,请了。”弯腰示礼,姚明月娉娉而行。擦肩时,藏镜人下意识反手想捉住来人手,却只触及细纱一片,于指尖滑落。
怒气更甚。

姚明月只觉得方才那人奇怪得紧,张口闭口都是骂名,心下又泛起一股子酸味,难再多看那人一眼。

》未完待续

评论(3)

热度(17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