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四十一月】Rain(关于恶魔的一个突发奇想的段子)

※此文人物皆为原创

※文/良人笼

※无不良内容请安心食用


00.

恶魔注定是不幸的,他们的出生遭到神的诅咒,他们的境遇以及出现一切的一切,都会让人无比恶心。

——《默示录·恶魔序言》

 

雨是神明的唾沫。

——《默示录·惩罚》

 

01.

“会寂寞吗?会伤心吗?会难过吗?”

Rain脑中回想起Unicorn问他的话,但很显然,他只是默默不语。

“不会。”

答案是否定的,他摇摇头。

 

Rain撇过头望向旁边,视线廖远。暗铜色的大钟随着刮来的风轻轻摇曳,耳边尽是早已习惯的淅淅沥沥,一颗接一颗一声接一声地撞击耳膜,视线所到之处永远是暗灰乌云,朦胧一片。尽管站在高处,用尽全力仰望,映入眼帘的永远都是令人失望的颜色,伴随争相踊跃的水珠。

Rain站在整座城市最高的顶点,一座钟塔顶上。

 

他倚在大钟旁边,靠着四根柱子中的一根,上面的湿润青苔粘在他的风衣上,画上不算好看的点缀。

Unicorn也只是哀伤地望着他,那里面沉浸的可怜之意快要占满他美丽的眼眸。轻轻颤动睫毛,就像是蝴蝶微微煽动翅膀,盛上所有晶莹光辉。Unicorn垂下头,他对他的遭遇感同身受,正是因为这个种族的共同命运,厄运将他们紧紧拴在一起。

 

一些话哽在喉咙里,想说什么却也只是无力地提了三个问题,那些显然都是些废话。此时的Unicorn尽管身上还带有罪孽,但他已经拥有了足以抵挡的武器,相反的,Rain依然在泥潭之中挣扎。

 

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Rain不会承认自己心中所渴求的一切。

恶魔都是嘴犟的生物。

 

“Rain,”Unicorn唤了他一声,“你会活下去的,是吗?”

“就算不......暂时不可能实现,你也会活下去的,对不对?”

话语断断续续,他及时将单词吞入腹中,添上另一个看起来不算糟的词语。

 

“我不知道。”Rain回答。

 

“这样啊......”Unicorn苦笑着垂下头,后退几步,右手扶住长满青苔的钟柱,“再会吧。”

语毕,他“唰”的一下展开身后那双硕大的红色翅膀,赤色的骨架撑起薄如蝉翼的翼膜,透明的淡红色模模糊糊透出城市的影子。

纵身跳下,消失在城市的上空。

 

Rain在他离去之后才转过脸,水蓝的双眼嵌着尖锐的瞳孔,如猫一般尖细敏锐。他的眸子原本可以映出天空最明亮的颜色,但坐落在他眼底的往往都是灰蒙蒙一片。

雨,雨,雨。

在他身边的永远都是,是厄运是诅咒,是众神唾弃的口水。

 

他站起身,走到石块砌的边缘,展开如Unicorn类似的纯黑翅膀,跃到钟塔顶上,只容得下一只脚站立的顶峰。他另一只腿稍稍弯曲,那姿势有点像金鸡独立。

雨水变大了,哗啦啦地下着,撞击街道与建筑,砸在Rain的脸上,身上,迅速染湿。

 

他伸出手,仰起脖子,感受雨水与肌肤的触碰,湿润的触感遍布全身,流进肌理花纹,他脸上的水积攒的就像是一个小型瀑布。

好像所有的雨水都朝他打去。

 

他像以前一样,看向天空,乌云将太阳遮了个严实,什么也无法看到。

心中的悲切弥漫了整个胸腔,堵得让他有些郁闷难受。

 

明明早已经习惯了。

 

尽管如此,但心底每每还是会燃起一丝希望的火焰,却总是被瓢泼大雨浇灭。于是就慢慢不再抱希望,如今Unicorn的一番话就又催出一点点如小猫挠痒的心绪。

现实是残酷的。

 

Rain慢慢闭上眼睛,细若未闻地叹息一声,然后又睁开,挥动他巨大的双翅,腾空而起向着东方飞去。

 

自己再待下去,这座城市又会被洪水倾覆的吧。

他这样想着,耳边掠过急速的风,落在身上的雨滴从未停下,他回过头,看到被自己远远抛在身后的城市,正上方出现了一丝金色的光穿透乌云。但那也仅仅只是一瞬,在Rain回头的一秒后,又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

Rain张张嘴,没有发出声音。

他又重新回过头,没有再回望一眼。

——END——



评论

热度(1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