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杂碎】无题

※文/良人笼


他似乎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但话从肺中涌出却硬生生地止在喉咙边缘,重新被吞回肚子里。指尖因为用力的缘故呈现失血的苍白,青筋根根清晰绽出,像是盘踞在土地上纠错复杂树木的根。

他现在的表情一定难看到了极点,咬牙拼命遏制怒气却喷涌到面颊,可怕的红色。没有办法使自己平静,那就给予疼痛让神经清醒,绷紧弦不能断开,否则他一定会失去理智像条野兽奋不顾身冲上前肉搏。

他强忍愤怒别过脖子,眼珠向上挑,盯着那个恶心的、这辈子绝对要撕碎的生物。无法动弹,那家伙的利刃对准了怀里挟持的女人,这是那怪物的筹码,他聪明地抓住了他唯一的软肋。


快走。


女人没有慌乱,而是眼眶红肿,对他微微无声催促。


走啊,刚。


时间不多了,另一方的战场濒临临界点,他的存在是胜利致命因素。他的手心被深深抓伤,他最后望了女人一眼,迅速而又绝望地转身,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。

在转过头的一瞬间,有什么透明的液体飞溅而出。


一切都像是慢镜头,他耳边垂下来的发梢她都看地如此细致。脚步声渐行渐远,一声又一声砸在她心头。


我果然是个,不称职的姐姐啊。


女人缓缓闭上双眼。


不管是现在,还是以前。

——END


评论

热度(4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