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五五月】没事的(姐弟组)

※文/良人笼


诗岛刚独自一人,坐在冰凉的石阶上。他的手中握着一瓶酒,米酒,度数有点高。他喝了很多口,甜中夹杂着米香,醉人的香气萦绕在舌尖,旋转成气泡上升然后在顶部炸开,全都令人眷恋。

虽然已经到达十九岁这个无伤大雅的年纪,但诗岛刚至此,这是人生中的第一瓶酒。无非是他姐姐诗岛雾子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提醒他,酒是个坏东西,你永远不要沾上。只有看不清自己前路的人才会借酒消愁一醉方休,这是逃避现实啊,刚。

雾子的话,他是会听的。


今天却打破规矩,在卖酒的店门口踌躇了一会儿,还是推门而入。买下了最受欢迎的米酒。

也不是想要违逆姐姐的教导,诗岛刚只是想要验证,女人的世界观和男人不同,他想要表明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,可以决定自己的一切。他还想证明,自己不再是在姐姐庇护下的雏鸟。

没有人见证,只有自己一人满腹喃喃。


酒是个坏东西。

诗岛刚的耳边又盘旋起雾子的话语,但好像还是赌气似的,抬起胳膊猛灌了一大口。并没有被呛到,他咂咂嘴,没什么异样。雾子只是杂志看的太多,危言耸听而已。刚这样想到,意外的有点好喝。


然后,他就醉了,身子一歪结结实实躺在石阶上。凉意顺着脊背往上攀爬,试图冰凉他醺红发烫的脸。


酒是个坏东西。

姐姐的教导在他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。他迷迷糊糊地回忆起从小到大的种种画面,温馨的可怕的心痛的,他都一一看了个遍。恍惚中他看到姐姐在身后用手在他脸上按了个笑脸,耳边尽是那句:


没事的,刚。


随后他看到自己被打一巴掌的那一幕,心被浓缩成一个点,千言万语都来不及诉说的悲伤又炸开来,被抛向四面八方,汇聚成泪水。


没事的,刚。

他又听到了姐姐温柔的呢喃。


他落泪了。


第二天诗岛刚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姐姐家里,旁边雾子趴在床沿睡得很香。头很疼,宿醉的痛苦也就这样了。

刚很后悔没有听姐姐的话。


诗岛刚发短信给进之介:

「我怎么睡在姐姐家?」


过一会儿叮的一声,吓得刚差点把手机扔出去,他小心翼翼看了眼雾子,似乎还没有醒来。他舒了口气,打开短信。

「你醒了?雾子昨天一天都跟着你,你心情不好,她害怕你出什么事。」


啊。


接着又来了一条。


「昨晚上我路过时看到她在扶着昏睡的你,我就过去帮忙把你背回来。雾子昨晚上一直在照顾你,你的酒量还真是让人折服。」


刚放下手机,轻轻下床把雾子放在床上,盖好被子。

然后他似乎做了个重大的决定,握住姐姐的手,像是很多年前一般,也学着雾子的腔调:


“没事的,姐姐。”


就算是我做错事,不听你的教导,与你所期望的背道而驰。但是没事的,只要我知道这是对你好,过程如何你怎么不理解甚至是恨我都好,都无所谓。仇恨这种肮脏的东西我一个人承担就行,你只要永远幸福下去,就是我的幸福。


诗岛刚打开门,起身离去。

没有回头一眼。

——END


评论

热度(7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