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五五月】赤棘石笼中鸟(part.1)

※本文为happy tree friends中 Fliqpy×Flaky

※BG向  二设注意 架空注意 

※文/良人笼

 

-

01.

Fliqpy坐在摇摇晃晃的木船上,手里夹着一支烟,眼神飘向不远处的苍翠处。然后他深深吸了口烟,缓缓吐出,烟雾缭绕阻挡在眼前看不真切,那座小岛就像是藏匿的仙境。他心情蛮好,鎏金色的眼眸如同张牙舞爪的狮子,透出愉悦。

原因有两个。一是他花了点钱用药将Flippy那家伙迷昏,他的行动可以维持24小时。二是,他对即将到手的宝藏十分得意。

Fliqpy爱钱,在这混乱的时代钱是打点一切的主心骨,有钱能使鬼推磨,就算是再低贱的人类只要一夜身价暴涨,那些嚣张跋扈的狗就会乖乖贴上来,舔你的鞋。Fliqpy野心极大,这倒是让Flippy有点胆怯,截然不同的性格导致这两人注定很难相处,吵架打架之类的时常发生,却往往是Flippy迁就Fliqpy。

虽然在旁人看来这很像脑子不正常自己打自己,但确实是两人在同一具身体里相互扭打。当然最终收拾烂摊子的只有Flippy一个人。

 

关于Fliqpy为什么现在会坐在船上去往一个不闻名的岛屿,归根究底都是钱的错。不不不,对于Fliqpy来说,是个宝藏,并且价值连城。他回想起酒吧女郎Giggles说的话:

“你有那么大的能耐的话,喏,去南边的那个小岛上,上面有钻石哦。”

Fliqpy不以为然,喝光玻璃杯里面盛的红酒,酒精上头,嗤笑一声:

“婊子,你当我跟那些蜷缩在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傻吗?那座岛上,除了鸟屎什么都没有。”

Giggles醉醺醺地将头埋在Fliqpy的颈窝,嘴唇靠近他的耳畔,热气轻轻喷洒到冰凉的皮肤上,声音清晰可闻:

”已经有人先出发了哦......让我想想那家伙叫什么名字,哦,Splendid。“

Fliqpy一怔,伸手抓住Giggles的头发,扯到自己面前,对上眼睛。无法判断Giggles是不是真的醉了,她精致的面容缀着浅浅的笑意,双眼含情脉脉如秋水。

”别骗我,Giggles。“

Fliqpy一字一顿地咬字眼,再灰暗灯光也无法遮掩他眸子里的浑浊花火。Giggles歪着头抿嘴微笑,接着就被一个穿着肮脏工装的男人扶起来,她一半身体都靠在男人身上,脚步踉跄地冲Fliqpy抛了个飞吻。

”祝你好运!“

 

Fliqpy从没来过这座岛,因为他眼里它一文不值。但如果连Splendid也采取行动了的话,那可真是说得上玄妙。Splendid是在上午出发,而Fliqpy在凌晨就已经摇起了船桨。尽量不引人注目,速度不及Splendid但是也至少快了两个小时。

踏上这片荒芜的土地,四周吹来咸湿的海风,Fliqpy正在环视却被一个清脆的响声打断。他迅速从右腿上拔出枪朝右边开了一火,整个过程只有一秒。

那家伙不会这么快吧?

映入眼帘的东西大大超出他的意料,不是Splendid令人厌恶的面孔,而是一双赤色的瞳孔。

红的纯粹,红的美丽,红的撩人。

 

那双眼睛的主人正用着惊恐的眼神望着他,手中的陶罐已经摔在沙土的石头上,碎成一片片。瘦弱的少女顶着一头如烈焰般火红的长发,毛毛刺刺,苍白干净的面孔被汗水浸湿,纤细的脖颈紧连突兀的锁骨,套在身上的破烂白裙。

一副泪水马上就会倾泻而出的可怜模样。

 

Fliqpy在一瞬间稍稍移动了一下角度,那枚子弹击在她脚下,埋进金黄的沙粒里。也许是Flippy本身自带的主人格善意,Fliqpy没有下手再补上一颗子弹。长期从军杀人也为他带来经验,鹰眼的力量,他断定这个小家伙没什么攻击力,况且她手中唯一的武器也被破坏,手无缚鸡之力犯不着他去浪费精力。

Fliqpy走上前去一把抓过少女的领子,用枪抵住她的脑袋,少女似乎已经被吓傻了,没有挣扎。他凑近她,他看见她的瞳孔倒映出他冰冷凶恶的脸,就像一只凶悍孤傲的狼。

“宝藏在哪?”

 

接着少女便落泪了,泪水滴在他拽着裙子的手上。

颗粒的触感,不同于液体,滑进手心迅速冰凉。他摊开手心,盯着那颗小小的,璀璨的物体,光芒似乎反射到他的眼睛里。

他终于低低笑起来。

——TBC

-

意味不明的产物,陆陆续续会写完的。最近脑洞都没了,想要再更多开发啊......总之这是一个非非非常俗套的故事,蛮狗血的,另外QPY会变得更有人情味一点啊,不然见人就杀故事怎么写orz

评论-2 热度-8

评论(2)

热度(8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