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五六月】赤棘石笼中鸟(part.2)

※文/良人笼

 

-

那位红发少女带着这位不速之客,不,应该说是被狠狠地威胁了。Fliqpy的手枪一直攥在手中。她想起青年可怕的眼神,利落的尖牙,充斥在她脑海中,想象有朝一日会将她彻底撕碎。

她点点头表示自己完全明白,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那把黝黑的枪,Fliqpy察觉到她害怕的情绪,毫不在意地举起手,挑起一抹笑:“这把枪不是用来对付你的。”

这句话显然没有任何说服力,但她还是不敢再提,吞了口唾沫。Fliqpy距离吞下药物实打实已有八个小时,他虽然想要加紧脚步返回那座糜烂城市,贪婪的内心却又再一次主导思想,也许这座破岛还有什么别的。除了这个眼泪会变成钻石的小鬼,搞不定还有座金雕像。

于是他推了一把少女,少女一个趔趄,Fliqpy说道:”带我去你住的地方。“少女微微瑟缩,恐惧从心底蔓延开来,她紧张得不敢呼吸,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就是恶魔。

她同意了,转身示意男人跟上。

 

 

”小孩,你的名字是什么?“Fliqpy的好心情只有在拿到钱和杀了人之后才会变得愉悦,面前那个走起路来都弱不经风的少女,一路上都没开过口,等到提问,少女身子一愣,稍稍侧过头,声音细不可闻:“F......Flaky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像是记起什么似的,Flaky又再一次鼓起勇气,磕磕巴巴地开口:“还有先生,我、我已经年过十六。”她的发音很生硬,是一种许久都没有开过口的陌生。重新动用嗓子,嗓子却缺油生锈了一样,勉强运转足够让她头昏脑胀。

Fliqpy对她的年龄和名字没多大兴趣,他感兴趣的是她的特异体质,他假惺惺地问一问以彰显作为一名英国绅士的风度。得到这样的回答,Fliqpy装模作样地眯起双眼,细细打量起来,那目光使Flaky又像一只受到惊吓的松鼠一般,差点跳起来。

 

Flaky拼了命不让自己回头,战战兢兢地把男人带到自己的住处,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木屋。所有的木头都只是经过粗劣的加工,手法生涩又杂乱,恰好搭成了一个可以挡风遮雨的容身之处。Fliqpy倒没怎么嫌弃,这个地方比他以前在战场上睡过的尸体窝好上太多。

现在还是早晨,Fliqpy随意将手枪甩到地上,然后靠墙坐下打开随身携带的背包,将那一颗璀璨的“战利品”丢进去。

“你别妄想逃走,小鬼。”

Fliqpy头也不抬地说道,Flaky正慢慢靠近门口的脚步猛地停下。

“我不用枪也可以打爆你的脑袋。”

 

Flaky彻底被震住,她艰难地蠕动唇舌,迟钝几秒后,吐出一个连字眼都在颤抖的句子:”我只是......只是没吃早餐,先生。我、我觉得我应该吃点什么。“

Fliqpy这才将背包重新挂在身上,抬起头来盯住Flaky逃避的眼神。他对她勾勾手指头:”过来。“

Flaky每走一步都觉得是煎熬,在离他还有半米的时候,她随即感到双脚一阵麻醉,这导致她毫无预兆地跪下来,膝盖砰的一声撞击地面,疼痛穿刺骨髓直达大脑。

Fliqpy伸手牢牢扣住她的下巴,迫使她抬起头来,赤红的眸子此时又泛起涟涟水光。他注视她因为恐惧而失血泛白的脸庞,嘴角牵扯出标志性的笑容,寸寸倒映在Flaky瞳孔里,浑浊又瑰丽的鎏金。

 

“哭吧小鬼,哭出来我就让你去。”

——TBC

2015-06-06Flakyhtf原创
评论-1 热度-5

评论(1)

热度(5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