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五八月】??(Part.2)

文/良人笼

 

-

02.

  进之介偷偷跟着躲在了芭蕾练习室外面,伸出头盯着能见的一举一动。

 

  这家伙来芭蕾练习室有什么目的吗?

 

  进之介最初猜想能见也像其他男生一般爱慕着羽鸟美玲,趁着机会抢先一步告白而已。伴随着音乐声,能见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,那架势仿佛进餐馆一般,脸上完全没有展露出应有的羞涩。更让进之介惊奇的是,羽鸟美玲看见他便停下动作,略带不屑的口吻问他:“Brain,你什么时候有闲情来我这里?Heart前辈呢?”能见倒是毫不在意地抬了下眼镜,打开一直拿在手上的平板,低头用手指滑动然后回答她:“嘛,Heart已经去了那边了,前几天的消息,华南那边的人发出的挑战书,他说那种事交给他就是了。”

 

  羽鸟美玲闻言没有多思索便沉默着快速换下舞鞋,拿起放在角落的手提包就匆忙走出去,能见被吓了一跳,撤去云淡风轻的表情着急地跟出去,伴随着喊声不小心绊了一跤:“喂Medic你干嘛去啊?!”

 

  这两人已经认识了很久。进之介推断。他对于三个英文名称很好奇,大概是代号之类的,羽鸟美玲是Medic,能见是Brain,那另外那个Heart前辈是谁?据刚才能见的话来看,Heart很可能是三人的领袖,老大的意味,难不成,他们现在要去打架?进之介默默思考着,尾随能见离开学校。

 

  走了一条进之介不熟悉的小路,耳边渐渐升起的水花声,毫无预兆地拐弯进了一个偌大的荒凉草坪,草坪后是一望无际的海。海风在耳边呼啸,咸湿的空气渗透进每一个细胞中,充斥鼻腔。进之介靠在水泥管后面,羽鸟美玲和能见与一个高大的男生会合。那个人估计就是Heart了,他对于两人的到来没有太大的诧异,开口说了些什么因为风声太大进之介听不清楚,也许是在问他们为什么来。能见瞥了羽鸟美玲一眼,仿佛要把责任全推在她身上一般手舞足蹈,羽鸟美玲则是用眼神狠狠地剜能见。

 

  三个人交谈时另一小拨学生样的人到来,领头挑衅,几个人三言两语不和就要开打。

 

  以多欺少多少有点不公平吧?进之介踌躇自己是否要冲出去,但接下来Heart的身手令他打消了这个念头。他能感觉到那家伙的强大,然后他就明白了为什么不用Brain和Medic上战场的原因,因为完全不需要。快速解决之后,羽鸟美玲愉快地上前挽住Heart的手臂,能见在后面脸上全是不甘心和不爽,三人经过水泥管时进之介听清了最后的对话:

 

  “Heart前辈,今天就去那家新开的餐馆用晚餐如何?”

 

  “或许不错。”

 

  “那个女人真是......既肮脏又腹黑的女人。”

 

  “你说什么Brain?丧家犬的话我可听不见。”

 

  “你——!”

 

  “你们别吵了,不然会引来什么奇怪的东西也说不定。”

 

  

 

  呃。也许是错觉,进之介感觉到有一道视线短暂地停留在身上,伴随着脚步声的远去消失。被发现了,可为什么不拆穿他?进之介整理自己的领带之后提上包,骤起眉头。算了,我已经放弃思考了。离开草坪后按照原路返回,随手剥了颗牛奶糖塞进嘴里,甜腻的牛奶香弥漫口腔。他低头看表,才五点二十几分,找家拉面店解决晚饭好了。结果在快走到面店的转角处遇到了诗岛雾子,还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容。

 

  “泊同学?”

 

  “啊,雾子,你住在这条街上吗?”

 

  “是啊,有什么问题吗?话说,你在最后几分钟还没下课的时候翘掉了体育课吧?”

 

  糟糕,被质问了。进之介暗叫不好,在雾子又在一起准备开口时他机智地捂上她的嘴将她向拉面店推。

 

  “雾子你还没吃晚饭吧这样吧我请你不用客气。”

 

  雾子一边想要挣脱开奈何力气没他打只能任由进之介拉进了店里。

 

  “两碗味增拉面——!”

 

    堵在脑子里的淤泥开始渐渐疏通了。

——TBC

 

评论

热度(10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