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长篇】韩宫旧梦(序)



韩宫旧梦


文/良人笼


-序



大抵所有的沉沦都是这样,明了暗了,开了谢了,圆了缺了,聚了离了。没有一件值得痛哭流涕的事,亦每个瞬间眼泪都会倾斜而下。她沉浸在过往的泥淖中,她还活在外面,心却真真切切被冰封死了,她不愿醒来也不能醒来,这是梦一场,是镜中花,水中月,是一份望得见却咫尺天涯的苦苦痴恋。

她望罢星空,青丝倦在耳旁,沾上初晨露水,刺骨的凉。

大抵是韩梦寒梦了。

她只是觉着悲切,以至不得言语,如鲠在喉。

 


赤练触碰到放在身旁的琼玉,前些日子被派遣的任务便是它了,潜伏几日才堪堪得手,身子却新添几处伤口。她把玩手中这块只有她拇指大小的桃色玉石,莹莹暖色。

啪。

一抹赤色渗进表面,她发觉是手背上的伤口裂开,滴了几滴血来。

掌中玉石却将血吸了个干净,猛地爆发出一阵刺眼光亮,耀花了她的眼,她忙想将这块恼人的石头扔出去,奈何却紧紧依附在皮肤上,化作难耐的光和热,像是要将她生生灼伤。

头骨一阵阵钝痛,倏地,她的意识便堕入了虚空。

 


终于,待最后一丝荼蘼的夕阳散尽了,天空于是压下一片黑色。浓重的黑,粘稠的夜,冰冷的泪,疮痍的心,都一并接踵,犹如夜半时分阴曹地府大门一开,魑魅魍魉千军万马一齐奔涌如潮,撞进这最薄弱的红尘人间。

她吟吟地笑了,她想着,她要去那湖心小岛上,伴终日残花落雪,携彼时红莲的天真孤勇,去见那个在她心中最最重要的人,真好。

 


双双入梦,个个清醒。

 

-未完待续


评论-1 热度-9

评论(1)

热度(9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