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长篇】韩宫旧梦(贰)

文/良人笼

-贰

赤练自然是不得让太医诊断的,连想要拾掇的宫女也被她呵斥了去。
“你们万万不可说出去,对外人道这伤只是我雨后湿滑,不小心跌在地上,被尖锐石头划伤的。”她睨了一眼地上残余的血,挥手让她们离开。
“…….红莲殿下,这伤口还是让太医来诊治得好。”
“我会去找太医的,你们退下。”
“可是…….”宫女嗫嚅,还想再说什么。

赤练略一思索,忽然横眉一竖,双目好似发怒地瞪圆了,指着面前的宫女,斥责道:“本公主的话你也敢违抗?!信不信我把你丢进韩衣坊做个洗衣婢女?”

这真真切切是红莲公主的蛮横作风,如今演起来也是手到擒来。宫女终于被喝止下去,面对空无一人宫房,赤练终于松了口气。她用手抵着太阳穴,缓缓揉着。她暂时还不清楚这具体是个什么时候,镜中的红莲是笄年左右,但是在认识卫庄前,还是认识卫庄后就不得而知了。

她仍想帮他。



“良来此拜见红莲殿下。”

属于少年独有的清丽隽永,令赤练为之一怔。面前的残局还来不及收拾,她随即钻进被褥,用锦布掩了口鼻,嗡嗡地回他:

“小良子——我前些日子染了风寒,怕传给你,你有什么事就在门外说吧。”
张良一听,心中不由有几分担忧与好笑,明明正值炎夏,患上风寒这种小几率的事也会被红莲碰上,可见她真的是个闹腾的主。

许是就寝时不安分,才给冷风钻了空子。

“这几日湖畔荷花开得正盛,韩兄便托我来带个信,邀殿下一同赏荷,”张良顿了顿,“可现在殿下身体欠佳……”欲言又止。

殿里没有回应,一片短暂无声的静谧。

她又听到历时弥久的故人名号,只惊觉嗓子里黏黏腻腻,一股酸涩涌上喉头,堵得她说不出话来。
“殿下?”
“……我没事,多久去?”
“三日后。”
“你回去告诉哥哥,我定会准时赴约。”

待到张良离开,赤练用红莲留在房内的药物处理伤口后,从妆奁中拿出一副镂银臂钏戴上,正好遮挡住狭长的伤痕。她推开房门,走到殿院里,抬头不负所望,是一碧桃树,暮春已过,桃花落尽碾作泥,细碎的点点阳光透过枝丫,成浑圆光斑打在园中铺着的石板上。

佳人倚树,双目远望,欲穷尽苍穹般,眸子里尽是无限悲怆。

她终于又回到了本根,生她养她的万丈宫墙,红漆皲裂的铁锁铜门,圈住一隅四四方方的小小天空。在这里,滋生出她的娇蛮,她的放纵,她的无邪与天真,也为她以后的颠沛流离埋下了深不可测的种子。她本是一朵娇嫩美艳的莲啊,本该在清漪涟涟的池里安然盛放。在熊熊烈焰袭来时,她的父王韩王安保不住她,她的爱兄韩非保不住她,她的亲友张良亦保不住她。
到最后,她被一把利刃割断,变成了剑上的穗子。

此后,血溅满身,居无定所,风雨飘摇。

-未完待续

评论-6 热度-12

评论(6)

热度(12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