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金光】何似白首(温蝶)

何似白首
文/良人笼
CP/神蛊温皇×凤蝶
※意识流段子,注意避雷


-

他看向院里立在树下的那个人,雪花飘飘,沾了她一头一身。她的面庞被冷气刺得润白,浅浅唇瓣干裂了些,笑起来却依旧好看。
收起羽扇,他身形一换,便是白衣凛然,融尽苍雪。

凤蝶听见身后响动,回头,微微惊诧。
不是温皇,而是任飘渺。


任飘渺每一步都走的艰难,脚深陷雪泥,粘连在一起。
但他还是走到她身边。
他们的肩膀靠的这样近,近得还差一颗心跳的距离,好像并肩的两人早就走过了千秋万代,白云苍狗,一同站在时间的尽头,共听一场雪落。

任飘渺沉默,凤蝶亦无言。
两人站着,成了佛堂下孤立成行的石柱,似乎可以一直相伴到永恒,但凤蝶却觉得冷了。她动了,抖落发上的雪,留下一句“我去煮茶。”脱离两人方才平行一线的地界,重心偏离,栓蚂蚱的线在她转头与他错身的一瞬间断了。

他回头凝视她的背影,眼里埋了一场冻人入骨的风雪。

他的蝴蝶飞走了。
温皇回想方才那些缠绵的雪落在她发上,连成苍茫一片,凛冽且刺骨的寒意偏偏戳痛他的眼睛,令他无力再追寻旧日芳华。

他捋好白发,她再无白发。

他的蝴蝶消失在风雪中,而风雪在他的心里。

完《

评论(7)

热度(21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