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长篇】韩宫旧梦(壹)

-壹



她是被一声声“红莲殿下”给闹醒的。


赤练心下颇不安逸,带着丝丝警觉与困惑,手渐渐摸至腰间,想念着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知晓自己从前的名字,指尖探去,却全然没了往日的冰凉,触及的只有层层柔软的纱织。

赤练暗暗吃惊,美目忽地睁开,翻身想扼住旁边出声的人儿,刚一使力,却发觉四肢软绵绵的,竟没了平日应有的气力,心下暗叫不好,带着胆颤她重探了自己的内息,心肝猛地一沉。


她的内功,全部消失地无隐无踪,只有几成不成气候的内力,未成形,似乎前不久才积攒起来的。自己难不成是入了仇人贼窝?被人抓住,还散尽了大半功力,连自己贴身的链蛇软剑也被搜了去。


赤练又觉察一丝不对劲,方才她探内息的时候,明明白白的显示,这是一个崭新的内驱。像是,像是才刚刚开始练习武功。



“红莲殿下!您可算醒了!”
身旁的丫头唤道,声调都高了八度,赤练的思绪被拽了回来,她警觉地盯着床边手端金盆,一副宫女打扮的丫头。那身暗红宫装,她实在熟悉不过了。


她身处在早已灭国的韩宫里。



不知是悲亦或是喜,赤练愣愣地看着,只觉得一股酸涩闷上胸腔,心里明白了七八,却还是做出防御的姿态,厉声喝道:

“阴阳家的,为何要将我弄进这幻境里?!”


“阴阳家……?殿下,殿下,奴婢我并没有加害殿下啊!”那宫女忙着扑通一声跪下,头磕在地上,看样子真是吓得不轻,句句带着哭腔。


赤练瞧着,身子微微颤抖,她瞥见不远的梳妆处安放了一根红玉簪子,这房内布局与十几年前并无二致。赤练飞身下床,拿起簪子,在自己的手臂上利落干脆地划了一刀,其他守在殿外的宫女听到声响,赶忙进来,闯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副血淋淋的场面。

红莲公主手持前几日韩王安赐给她的白玉簪子,莲藕白臂赫然是一道长半尺长的伤口,狰狞无比。


虽说平日红莲公主一向不惧疼痛,就算是疼也会憋着不出声,小脸却定然是煞白的,可面前的公主好似没感到疼痛一般,严肃得紧。


赤练蹙紧眉头,目光盯着顺势而下的血,鲜红色。


毒血。


于是她冷笑一声,人就算变了心也不变,从坚硬的心脏流出的血,依旧是猛烈无比的毒药。偏过头,一面铜镜,折折非非的镜面,映出她来。此番俏丽精致的模样,红唇如樱,乌木青丝,秋水翦瞳,往日的斑驳在眼前又变得无比清晰。



如此娇俏美好的眉眼啊,却怎的,又攀上了一颗疮痍的心。



既来之则安之。赤练深觉自己的无力,她是不悔的,命运将她推至源头,她也知道自己会踏上殊途,亦不知一切皆是同归。



-未完待续

热度-11

评论

热度(11)

©良人笼 / Powered by LOFTER